空来梦

闭关码文,上站较少。一坑一填,发完就跑。

思欢曲(上)

蜻蛉切x老司机婶,私设有,闭眼苏,ooc。

从肉体关系开始的认真恋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蜻蛉切觉得自己一定是哪里坏掉了。
而且是那种——在手入室里修整上多久也无法恢复到从前的——崩坏。

本丸按照审神者的喜好,沿着入口小径种下细巧茂密的疏叶竹林,宛如浓翠的天然屏障。又在一侧开掘了小片活水池塘,水畔潮湿的圆石上生了青苔。
即便是在夏日,也极为清凉。

只是见到她在苍青碧绿隐约露出一角雪白裙角,蜻蛉切的目光便无法自抑地追随过去,无法移开半分。

一别数日,她回来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自从数日前他与审神者共度一夜春宵后,便像所有初尝情味的男子,蜻蛉切的心口被荡漾的春思涨满,再容不下别的事情。

连想起她的名字,都会莫名欢喜。

刚刚在手合道场碰到鹤丸,被揶揄道:“这样没日没夜飘着花,是要做主上院子里的一棵桃花树吗?”
蜻蛉切脸色微红,正色回应:“保持无懈可击的迎战状态,是在下的职责。”

似为自证,他在手合道场里练习直到傍晚时分。

当蜻蛉切收拾好装束,拖着几乎耗尽全部体力的疲惫感,似乎暂时摆脱了如影随形的欲望。

抚了抚心口,他略觉轻松了些。可这种空空荡荡的虚脱感,又是什么呢?

原本从手合道场回来不必穿过前庭,而鬼使神差般,他特意绕了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审神者从水边站起身,微微向蜻蛉切点一点头,迎面向小径这一端走来。

他声音有些喑哑:“主……上,欢迎回来。没能去迎接您是在下失职。”

“嗯,我回来了。安心。” 她笑着答,夕阳的余光柔柔洒下来,把审神者的白色衣裙勾勒出朦胧的光晕,恍若仙影。

可她在擦身而过时轻轻递入他耳畔的那句话,却让他僵在当场,脸色涨红胜过天边的云霞。

“ 你若来迎接,只怕……我会没办法天黑前回到本丸呢。”

她风似的掠过,发梢擦过了他裸露的上臂,却仿佛刮擦在他心头上,又轻又痒,挠不到,藏不得。

身体接触瞬间唤醒了那一夜的记忆——

她的发香,她的体温,她颈间细细密密的汗水,喘息吹拂着他的耳畔,泛红的雪肌紧紧贴合着他身体的触感,她柔软的手指抚过他被撩起的欲望……

清晰鲜活的每一片记忆,都被次第飞升的快感冲刷成一团模糊的烟火,在蜻蛉切的脑海中炸开,又飞速地沿着血管一路燃烧。

心脏剧烈地在胸腔里跳动,蓬勃的渴望汹涌得他喘不过气。

今夜,她……会的吧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粟田口家的短刀们群鸟似的聚来,不消片刻,整个本丸都得到消息,沸腾起来。

蜻蛉切深吸几口气,见她已被团团围住,眉梢眼角都是温柔的笑意。

“原本计划略考察一番就好,结果采了太多东西,只好拜托驿马明日早晨送来,请药研和长谷部核对清单点收。其中有极好的蜜瓜羊羹和新酿桂子酒,就作为这些天诸君辛苦照看本丸的谢礼。书和线香送到我的房间,其他还是按惯例收置,嗯……各位早些休息,我先去处理信件和报告。”

审神者逐一交代好事项,正要离开,忽而又转过身来。
“今日近侍当番,蜻……嗯,山姥切国広,你来吧。”


那是她的初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v1,放心。下章开污,啊哈哈。


评论(5)

热度(33)